合金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合金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乔布斯传记作者回忆乔布斯他用二元论看世界

发布时间:2020-06-29 19:34:13 阅读: 来源:合金管厂家

史蒂夫·乔布斯的传奇是信息革命下诞生的大神话。

乔布斯传记作者:“他用二元论看世界,为传记和我聊了50次”

乔布斯为世人留下的最后一部作品他的惟一授权传记《史蒂夫·乔布斯传》(Steve Jobs),将于10月24日出版。

该书作者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曾写过爱因斯坦、富兰克林和基辛格的传记,同时也是美国《时代》周刊的前主编。他在与乔布斯本人50次交谈及对其亲友、同事、竞争对手的采访基础上,花费两年多时间写成此书。

由此,在《史蒂夫·乔布斯传》即将面市之际,早报选登了该部传记的作者沃尔特·艾萨克森发表于10月7日出版的《时代》特别版上的一段“回忆”。这段“回忆”简略地告诉我们这部传记的由来正如“回忆”结尾处提到,当作者准备说再见的时候,伤感油然而生,作者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向乔布斯问了一个一直困扰作者的问题只是为了这一本书,为什么平时很注重隐私的乔布斯如此迫切在过去两年内,敞开心扉,与作者进行了50次的面谈和聊天?

“我想让我的孩子们了解我”,“我不是总和他们在一起,我希望他们能够知道原因并理解我做的事情。” 乔布斯如是向作者释疑。

2011年6月6日,旧金山,乔布斯在全球开发者大会上展示iCloud的数据中心的图片。新版iOS 5今日上线,iCloud将向iOS 5和Lion用户提供5GB的免费空间。

沃尔特·艾萨克森

史蒂夫·乔布斯的传奇是信息革命下诞生的大神话:在车库中开始创业,缔造出了全球最具价值的公司。

他没有直接发明很多东西,但却是一名大师:将想法、艺术和技术整合在一起,并不断地用这种方式创造着未来。

在被图形界面吸引后,他用施乐(Xerox)做不到的方式设计出了Mac电脑。在享受到口袋中有1000首歌的乐趣后,他设计出了iPod,而拥有资产的传统巨头索尼并未做到这一点。

一些领导人因有远见而推动创新,一些则是因为注重细节,但乔布斯却两者兼备,并坚持不懈。

他变革了六大产业:个人电脑、动画电影、音乐、手机、平板电脑和电子出版。你或许能加上第七个行业:零售商店,乔布斯并未对此进行改革,但进行了重新勾画。

长久以来,乔布斯不仅生产革命性的产品,在第二次尝试中,用其DNA打造出了一个永恒的公司,这个公司拥有创造性的设计师和果敢的工程师,这些人能实现他的愿景。

所以,乔布斯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商业领袖,未来一百年内注定被人记住。历史会将他放在万神殿中仅次于爱迪生和福特之后位置上。

乔布斯的产品充满了创意,将诗意和处理器的力量相融合,超越了与他同时代的人。乔布斯还有点残酷,与他一起工作时既能获得灵感又有点不安,他也创造出了全球最具价值的公司至少到上个月为止。他还能将设计鉴赏力、完美主义和想像力注入了公司,从现在起数十年后,苹果公司依然能靠艺术和科技的完美结合茁壮成长。

英雄/傻瓜二分法

乔布斯的同事提到了这种英雄/傻瓜二分法:你要么是这种要么是另一种,有时候在同一天内轮流扮演。在产品、创意甚至是食物上也是如此,要么是“有史以来最好吃的”,要么就是烂透了。

2004年的初夏,我接到了乔布斯的电话,过去几年,他对我很友善,有时也会出现紧张,尤其是当他发布一个新产品,并想得到CNN或者《时代》封面报道这两家我都待过,但我当时已经离开那两家,我对乔布斯的情况了解得不多。

我们在阿斯彭研究所(Aspen Institute)聊了一会,当时我才加入该研究所,我邀请乔布斯去我们在科罗拉多的夏令营演讲,他说很乐意,但不想上台,而是想与我散步聊聊天。

这听起来有点古怪。我当时还不知道他喜欢在散步时谈论严肃话题,后来才知道他想让我写一本他的自传。

当时我刚出版一本本杰明·富兰克林的传记,并在写爱因斯坦的书。我第一个反应是,有点半开玩笑,他把自己视为这个序列的下一人选。因为我猜想他依然处于其职业动荡时期,还有许多成功和失败未曾经历过。所以我表示反对,说可能再过一二十年,等你退休后写合适。

但我后来意识到,他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正是他第一次手术前夕(注:2003年乔布斯被诊断出患有一种罕见的胰腺癌)。

我见证了他与病魔的斗争,用他让人敬畏的毅力和惊人的浪漫主义,我发现了他内心深处令人瞩目的方面,我意识到他是如何将他的个性扎根到苹果产品之中。他的激情、完美主义、心魔、欲望、艺术性、恶作剧和控制欲都与其商业方式联系在一起,所以我决定尝试将他的故事作为一个创造性的案例写出来。

将乔布斯的个性与产品结合在一起是他最突出的特点,他的坚持,这从他高中时就可以看出来,那时他开始强制节食,并实行了终生,通常只吃水果和蔬菜,所以他像小灵狗一样又瘦又结实。

乔布斯学会了盯着别人,一眼都不眨,喜欢在沉默很久后突然爆发出语速很快的讲话。

这种特点使他用二元论看世界,乔布斯的同事提到了这种英雄/傻瓜二分法:你要么是这种要么是另一种,有时候在同一天内轮流扮演。在产品、创意甚至是食物上也是如此,要么是“有史以来最好吃的”,要么就是烂透了。他能品尝出常人无法辨别的两种鳄梨,称一种是最棒的,另一种难以下咽。

史蒂夫·乔布斯的传奇是信息革命下诞生的大神话。

乔布斯视自己为艺术家

乔布斯对于控制欲的追求意味着,当他想到伟大的苹果软件在另一家公司低劣的硬件上运营时,他会出现焦躁,就像出了荨麻疹。当他想到未经许可的应用程序或者内容玷污了苹果设备的完美性时,他会感到担忧,像出现过敏一样。

乔布斯视自己为艺术家,这使他的设计加入了激情。

当他在上世纪80年代初设计初始Mac电脑时,他一直强调设计应该“更友好”,这对当时的电脑硬件工程师而言是个“异类”。他的解决之道是将Mac做得像人脸,甚至将显示器的线条做薄,使得看上去不像尼安德特人(注:距今大约20万~3万年前生活在欧洲、近东和中亚地区的古人类,是现代欧洲人祖先的近亲)的脸。

乔布斯能靠直觉理解一件合适的产品传达出的信号。

当1998年第一台iMac问世时,他的搭档乔纳森·艾维决定在电脑顶部安装一个把手,这更像是一种标志性和可玩性,而非功能性。这是一部台式机,不会有很多人会真正搬动它们,但传达出的信号是,你不必对这部机器感到害怕。你触摸它,它将听命于你。工程师提出了反对意见,称会增加成本,但乔布斯坚持要这么做。

出于对完美的追求,乔布斯对苹果的每一件产品都会进行端到端的监控。

大多数黑客和爱好者都喜欢定制电脑,加入各种东西。但在乔布斯看来,这种体验是种威胁。他最初的搭档史蒂夫·沃兹尼亚克,实质上是名黑客,对此不同意。沃兹尼亚克想为Apple II加上八个插槽,以便用户随意添加各类设备。乔布斯勉强赞同了。

数年后,当乔布斯开始设计Mac电脑时,他依然我行我素,没有额外的插槽或者端口,甚至用了特殊的螺丝防止电脑爱好者自行打开电脑进行修改。

乔布斯对于控制欲的追求意味着,当他想到伟大的苹果软件在另一家公司低劣的硬件上运营时,他会出现焦躁,就像出了荨麻疹。当他想到未经许可的应用程序或者内容玷污了苹果设备的完美性时,他会感到担忧,像出现过敏一样。

将硬件、软件和内容整合在一起的能力使得苹果产品变得简洁,天文学家开普勒曾称,大自然喜欢简单和统一。乔布斯也是这么想的。

这一理念使得乔布斯决定让Mac电脑的操作系统与其他硬件不兼容。微软则采取了相反的政策,允许其Windows系统随意获得授权。这不能生产出最典雅的电脑,但这帮助微软统治了操作系统市场。在苹果市场份额缩减到低于5%后,微软宣称自己是个人电脑领域的王者。

但是,从长远来看,乔布斯的模式被证明是有好处的。

他坚持端对端一体化使得苹果在本世纪初期发数字中枢战略时占得先机,台式机可以与多个便携设备连接,并管理数字内容。例如,iPod就是一个封闭和高度集成体系的一部分,要使用iPod,必须先使用苹果的iTunes软件,并从iTunes商店下载内容。这种结果最后演变成,与其他不提供无缝端对端体验的竞争对手的产品相比,iPad和iPhone等成为一款典雅的产品。

“想让我的孩子们了解我”

为什么平时很注重隐私的他如此迫切在过去两年内敞开心扉,与我进行了50次的面谈和聊天?“我想让我的孩子们了解我。”乔布斯说道,“我不是总和他们在一起,我希望他们能够知道原因并理解我做的事情。”

对乔布斯而言,对整合的信赖是一种正当之举。

“我们做这些事件不是因为我们是控制狂,”他解释道,“我们这么做是因为我们想生产出伟大的产品,因为我们在乎用户,因为我们愿为整个体验过程负责,而不是成为诸如其他厂商制造的垃圾。”

他同时也相信,他是为人民服务,“他们都忙于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希望我们去做我们最擅长的活。他们生活很忙碌,还有其他事情要做,而不是想如何整合他们的电脑和设备。”

在这个充斥着垃圾产品、笨拙的软件、难以理解的错误信息和烦人的界面的世界里,乔布斯对于整合的坚持造就了令人称奇的产品,并拥有愉快的用户体验。使用苹果产品就像是漫步在乔布斯所喜欢的一个京都禅院中(注:乔布斯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感觉到了升华。这种感觉不是在一个开发的祭坛上膜拜的感觉,也不是让1000朵花盛开的感受。有时候,被一个控制狂掌控是种很美妙的事情。

数周前,我在乔布斯位于加州帕洛阿尔托的家中最后一次拜访了他。他搬到了楼下的一间卧室,因为他太虚弱无法上下楼梯,由于病痛,他蜷缩着,但他的思想依然很犀利,充满幽默。

我们谈论了他的童年,他给了我一些他父亲和他家人的照片,用于传记中。

作为一名作者,我习惯超然物外,但当我准备说再见的时候,伤感油然而生,为了掩饰我的情绪,我问了一个一直困扰我的问题只是为了这一本书,为什么平时很注重隐私的他如此迫切在过去两年内敞开心扉,与我进行了50次的面谈和聊天?“我想让我的孩子们了解我。”乔布斯说道,“我不是总和他们在一起,我希望他们能够知道原因并理解我做的事情。”

(本文原载于10月7日出版的《时代》特别版,作者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也是乔布斯惟一授权的自身传记《史蒂夫·乔布斯传》一书的作者,早报记者是冬冬整理翻译。)

华人看国内视频在线

留学生如何看国内视频

海外怎么看国内视频

回国加速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