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金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合金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上海司改一周年一线办案法官增加近两成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6:26:01 阅读: 来源:合金管厂家

上海司改一周年:一线办案法官增加近两成

原标题:司改一年 一线办案法官增加近两成

到今年7月份,上海的司法改革已满一周年。2014年7月,上海在全国率先拉开司法体制改革大幕,开展先行试点。今年4月,改革试点在上海市法院、检察院全面推开。这一年间,上海司法改革工作以推行员额制为抓手,基本实现了预期的目标。

遴选进展

首批遴选工作已完成

第二批遴选正在实施

据上海市法官、检察官遴选(惩戒)委员会主任沈国明透露,2014年底成立了遴选(惩戒)委员会之后,首批遴选工作已于今年3月22日圆满完成。目前,正在实施全市第二批法官、检察官遴选工作。

遴选委共由15名委员组成,其中7名专门委员由上海市人大内司委、上海市纪委、上海市委组织部、上海市委政法委、上海市公务员局及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分管领导担任;8名专家委员经上海市人大和上海市政府法制机构、上海市司法机关、各大高校、法学研究机构、律师协会等层层推荐选拔产生,其中包括教授6名、研究员一名、律师一名。此外,还有12名专家库成员。

专家委员的人数超过系统内人员数量也凸显了此次遴选工作的中立性和社会性。

值得注意的是,申请入额人员并不是直接就可以接受遴选委员会的遴选,而是要由“两院”组织对申请入额的审判员、检察员、助审员、助检员先行专业考试、业绩考核,确定合格以上等次才能参加遴选委员会的最终遴选。

上海市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主任委员沈志先表示,在遴选前,要全部审阅被遴选人员的材料,经历、表现等内容。之后每个人选都要进行面试,作3分钟汇报,之后委员们会从不同角度提问,每个人独立打分。

沈志先介绍,“能进入遴选的人选,基本素质都比较好,都符合法官、检察官的基本条件,差距主要在是不是长期在审判和检察工作一线,经验丰富;有的经验不足,在一线时间不长,先缓一缓。”

北京青年报记者获悉,在首次遴选中,遴选委通过面试,将有办案经验但笔试成绩相对靠后的7人纳入员额,调整率为9.2%。

改革成效

85%的司法资源配置到审判一线

办案法官人数比改革前增加18.5%

对于员额制会不会使案多人少的矛盾更加突出,上海市政法委书记姜平明确表示,将司法行政人员从改革前占队伍总数的20%减少至15%,确保85%的人力资源投入审判办案工作。

据悉,虽然法官员额只有33%,但由于85%的审判资源被配置到办案一线,审判一线的法官实际人数比改革前增加了18.5%。今年上半年,4个先行试点法院一线法官人均办案量达121件,同比上升38%。

另外,上海市高院院长崔亚东介绍,“改革后,院、庭长不再签发裁判文书,把更多精力集中于案件裁判,参与办案数大幅增长。先行试点法院院、庭长直接办案去年为9531件,同比上升39.51%,今年上半年为4442 件,同比上升52.38%,案多人少矛盾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

上海市将法官员额向基层法院倾斜,向审判任务重的一线业务部门倾斜,明确综合部门不配备法官员额,把85%的司法资源配置到审判一线,法官与审判辅助人员配比从改革前倒置的1:0.75,实现了正比的1:1.5。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民三庭法官孙谧这样看待司改带来的变化,“原先法官‘混岗’管理的模式彻底改变,腾出来的法官员额都分配给了我们办案部门。”

回避制度

101名法官家属是律师

按回避制度“一方退出”

沈志先直言,推进员额制,有利于法官、检察官队伍的优化。

“4个先行试点法院首批共遴选531名法官纳入员额管理,全部为大学本科以上学历,硕博士学位人员275人、占51.8%,平均年龄43.9岁,平均司法工作经历18年;4个先行试点检察院首批共遴选308名检察官纳入员额管理,全部为大学本科以上学历,硕博士学位人员120人、占39%,平均年龄44.7岁,平均司法工作经历19年。”上海市政法委书记这样介绍上海首批法官、检察官遴选的成果。

最终上海确定了法官、检察官33%的员额和司法辅助人员52%的比例,明确审判员、检察员首批遴选至少要有10%的比例不入额,最终能否纳入法官、检察官员额管理,完全以业务能力和实绩考核为主。

沈国明表示,在负责遴选工作时,感到很矛盾,因为要“好中选优”,所以有时会忍痛割爱。沈国明还透露,因为遴选标准细、价值清晰,所以遴选委委员形成了比较大的共识。在投票时没有出现多次投票的情形,而是一次投票就可以产生结果,选出合适的人选。

而目前的员额数并没有达到33%,先行试点法院首批入额法官员额比例控制在27.6%(预计全部完成后在32%以内),这是为今后的新生力量留有余地,可以补充进来。

经过遴选后,上海的法官、检察官平均年龄下降而学历层次明显提升。值得注意的是,上海还从全市优秀律师及法学学者中,择优公开选任了高级法官、高级检察官各一名。

北青报记者获悉,上海不仅出台了《上海法官、检察官从严管理六条规定》,还健全完善了《法官任职回避制度》和“一方退出”机制。目前,上海法院配偶或子女是律师的101名法官已经按规定全部实现一方退出。

对话遴选委主任

未来将建退出机制打破法官检察官“入额终身制”

作为上海市法官、检察官遴选(惩戒)委员会主任的沈国明一直负责备受关注的法官、检察官遴选工作。沈国明表示,现在经过30年正规的法制教育,司法人员队伍已经具备了实行员额制的条件。而如果不注重司法人员素质的提高,“就无法面对这样一个纷繁复杂的社会”。

北青报:此次上海已经开始进行第二批法官、检察官遴选,考核工作是否完成,在什么时间可以启动遴选?

沈国明:第二批法官、检察官遴选工作预计会在今年8月启动最后的遴选程序,目前考试已经完成,我也到了现场巡考,现场和高考没有什么差别,非常严格。

北青报:第二批遴选与首批遴选相比,有什么不同?

沈国明:第二批申请入额的总人数恰巧是第一次的三倍,这也意味着工作量是原来的三倍,所以决定将12名专家库成员也纳入进来,连同15名委员一起,分成三个组,每组9人,这样每个组的工作量就与首批遴选时相仿。而且因为每组9个人中,有5人都参加过第一次遴选,可以保证与首批遴选的水准相同。专家库成员中也包括很优秀的法学专家,比如孙笑侠,是复旦大学法学院院长,也是我们专家库的成员。

北青报:今后上海还会不会举行大规模的法官、检察官遴选?

沈国明:第二批遴选完成后,可以说,大部分的工作已经完成,因为员额还没有用完,还留有余地,所以今后肯定还会进行法官、检察官的遴选,但是不会像这两次这样大规模。

北青报:上海市政法委书记姜平透露,将推动建立纳入员额管理法官、检察官的退出机制,着力打破“入额终身制”。目前,对于入额法官、检察官的退出机制,有没有进行设计?在哪些情况下,需要让法官、检察官退出员额?

沈国明:退出机制目前还没有进行设计,但是一定会有,比如说岗位调整,体现公平,把额度让出来。而且我要强调的是,还有另外一个退出机制就是惩戒。

目前,我们已经开始启动对法官、检察官的惩戒程序。我们要非常严肃地对待惩戒,如果发现已入额法官、检察官存在违法违纪行为要严肃处理。

本组文/本报记者 张伟

陕西蜂窝斜管填料价格

沈阳尼龙轮子

安徽CPVC管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