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金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合金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有机菜为何被贱卖谁来给我们的菜正名星萼龙胆

发布时间:2020-10-19 06:39:23 阅读: 来源:合金管厂家

有机菜为何被贱卖谁来给我们的菜正名

编辑同志:

我们是北菜园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我们合作社位于北京市西北部的生态涵养发展区延庆区,这里优越的气候和水土条件十分适宜种植有机菜,从事有机菜种植也成为当地许多农民增收致富的途径。目前,合作社拥有470多亩的有机蔬菜基地,通过北菜园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进行销售,辐射带动延庆16家合作社的3000多名农民加入有机菜种植大军,成为延庆区规模最大的一家专业种植合作社。

北菜园有机蔬菜以“六统一管理”为主要管理模式,年生产有机蔬菜300万斤左右,广受市场好评。

然而在2015年9月10日,天津市消协发布了一份蔬菜比较试验报告,报告称我们北菜园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销售的有机大葱、有机架豆和有机小白菜3种有机菜被天津质检部门检出百菌清单项农残。

事件发生后,我们第一时间对涉及到的3种产品进行了抽样送检,检测结果显示未检出百菌清。此外,北京爱克塞尔认证中心在暂停公司有机认证后,也曾两次派调查组对基地、仓储设施、投入物使用情况进行了检查,均未发现使用禁用物的迹象。基于此,该认证中心恢复了对公司的有机认证工作。

现在,天津消协的这一检测报告使合作社有机蔬菜销售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正常月份我们的营业额达140万元,销量有10万斤,但是现在我们的销售是一月不如一月,3月销售额跌到了60万元,月销量下滑到4万斤。有的菜原本每斤25元,现在只能按普通菜不到1块钱的价格贱卖,合作社损失十分惨重。

现在,合作社的200多名社员已经4个月没有领到分红收益了,他们感到十分焦虑和不安。为此,我们恳请编辑部的记者能就此次事件到北菜园来实地调查,为我们的有机菜正名,为合作社的菜农排忧解难,还合作社应有的公道。

北菜园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

投稿邮箱:nmrbncb2014@163.com电话:010-84395112

有机菜为何被贱卖 ——对北菜园蔬菜滞销事件的调查

近日,本报编辑部接到了一封题为《谁来给我们的菜正名》的读者来信。对此,记者进行了调查。

在天津市消费者协会网站,记者查阅了该份蔬菜比较试验报告的全文。何为“比较试验”?报告说,“比较试验”是指消协组织为履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定向赋予消费者协会的首项公益性职责,通过各类市场或销售渠道,模拟消费者购买商品或服务,并参照相关标准或专业测试方法,从消费者关注与实用角度,用公正的评价程序对同类商品或服务进行分析、对比,向消费者提供消费信息和咨询服务,促进消费者更好地享有知情权和自主选择权的一项工作。

根据报告,此次蔬菜对比试验活动是由天津市消协工作人员和消费维权志愿者于2015年8月开展的。2015年9月10日,天津市消协召开新闻发布会,向社会公布了此次对比试验的结果。报告说,北菜园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销售的有机大葱、有机架豆和有机小白菜3种有机菜被检出百菌清单项农残。

“天津市消协的这次活动在事前和事后都没有通知我们,我们是11日在网上发现了天津媒体对这件事的报道后,才知道我们的产品被检测出了问题。”北京北菜园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春乾告诉记者。

针对这次对比试验活动的检测结果,张春乾说公司于2015年9月14日向天津市消协递交了正式申请函,要求对方提供此次涉事样品的检测报告和样品获得的途径及过程材料。

2015年9月15日,天津市消协进行了复函。依据天津市消协提供的检测报告原件和样品图片与资料,张春乾称,他们发现了几处报告内容与公司产品实际情况不符的问题。为此,公司于2015年9月22日向天津市消协提交了他们发现的8个疑问的询问函。直到2015年10月10日,天津市消协才正式复函。

张春乾向记者描述了他们的一个疑问:“比如,依据天津市消协提供的资料,他们支付了包括购物袋在内共计457.2元的钱款购买了我们公司生产的有机菜,其中有机小白菜单位是19.8元/PCS、有机大葱单价25.8元/PCS、有机架豆25.6元/PCS。

我们在公司的发货系统中查到,这三种菜的规格是每包250克,那我们算出的每种蔬菜应该是6.4份,也就是1.6公斤,但他们的检测报告里显示的是每种蔬菜都是2公斤,短缺的0.4公斤的样品是哪来的呢?”

针对这个疑问,天津市消协做出了这样的解释:所采购样品是按“元/PCS”销售而未标注重量,故在购样过程中将每种单品蔬菜放到超市称重台称重,每种单品蔬菜均足量2公斤。

“我们要求天津市消协提供样品购买和检测时的录像,但到现在他们也没有给。”张春乾说。

记者了解到,北菜园合作社曾在事件发生后的第一时间对涉及到的3种产品进行抽样送检,检测结果显示未检出百菌清。此外,北京爱克塞尔认证中心在暂停合作社有机认证后,也曾两次派调查组对基地、仓储设施、投入物使用情况进行了检查,均未发现使用禁用物。基于此,该中心恢复了对合作社的有机认证工作。在此期间,北菜园还主动停止向经销商供货,直到多次核查无误后,才恢复了供货。

然而,北菜园的这些应对并没有扭转事态恶化的趋向。9月29日,北京一家媒体对北菜园的有机菜生产情况进行了调查,并发表了题为《有机蔬菜使用化学农药成潜规则,机构专人指导规避农残》的报道,再次将北菜园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张春乾告诉记者,从去年9月事件发生后,北菜园整个有机菜的销售就开始出现危机,一些合作经销商在合同到期后停止了续签,不少消费者也不再延长会员年卡的期限。

“我们有机菜的正常月均销售量在10万斤,现在只能卖掉4万斤。销售额也从原来每月的140万元下滑到目前的60万元。”张春乾告诉记者,为了不让有机菜烂在棚里,他们只好把卖不掉的有机菜当普通蔬菜贱卖。以圆白菜为例,记者从北京新发地市场每日价格行情中查阅到,2015年9月11日到2016年4月17日期间每斤均价为0.24-1.75元,而以往北菜园有机圆白菜的市场批发价在15元左右。

据张春乾介绍,北菜园的有机蔬菜种植严格按照有机生产标准和规程,采取“六统一”的管理办法,保障蔬菜的产品质量,不仅对北京市有机菜种植和发展起到了良好的示范和推动效应,也受到市场的认可和欢迎。

据了解,与北菜园合作多年的海南有机协会平均每年从北菜园错季调运有机菜达20吨。协会会长蔡明浩告诉记者,协会每周都对北菜园的有机菜进行质量检测,从未检测出品质问题。目前,协会准备对接香港,把北菜园有机菜打入香港市场。

北京“农爸爸”电子商务公司是一家拥有1万多家庭会员的O2O企业,公司董事长戴德告诉记者,为发展会员,公司多次带客户亲自到北菜园基地体验,北菜园有机菜的品质受到客户的赞赏,许多新客户变成了老客户。

记者在调查中注意到,北菜园还拥有多个“身份”:全国农民专业合作社示范社、北京市蔬菜全程绿色防控示范基地、北京市扶贫助残基地等等,可以说,合作社的发展凝聚了政府众多部门的心血,也承担了许多社会公益职责。

如今,北菜园已经以网络侵权为名把天津市消协告上了法院。对此,记者采访了北京市东元律师事务所的王文清律师,她对记者表示:“抽样检测进行比较试验在样品的选择、存储、包装、移送、样品留存、检测方法等方面都有严格要求,而根据原、被告就此事的回函来看,天津市消协在此次抽检过程存在问题。”

王文清进一步解释说,对比国家标准规范《新鲜水果和蔬菜取样方法》,天津市消协进行比较试验的取样过程存在着采集样本的质量与送检样本的质量不符、采集样本的包装与送检样本的包装不符,不符合实验室样品的包装和处理方法、不能提供送检样品有机防伪码字样的防伪编码等违反标准的问题。

“这些问题会引发很多疑点,比如产品从仓储地摆放到超市货柜过程中,是否存在与其他蔬菜混合运输造成污染?是否存在因采样人采样不专业,造成不同蔬菜污染?采样过程有无全程录像和公证?”王文清表示,这些疑问无法排除北菜园的样品有机菜存在人为污染情况,所以天津市消协检测结果可能不准确。

目前,这起案件由于天津市消协对案件管辖权提出异议并上诉,案件还在等待法院的最终判决结果。但是,北菜园的菜农已经等不起了。“我们急需为合作社的有机菜正名,不能让农民继续这样损失下去。”北菜园合作社理事长赵玉忠说。

做瘦脸的医院

贵阳治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

郑州治白癜风医院

天津中都白癜风医院医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