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金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合金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迷狸鬼故事之十一点十分[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46:49 阅读: 来源:合金管厂家

壹、十年前,四月二十日

月光洋洋洒洒在校园的角落,给世界渡了一层银白色的忧伤。蝶汐走在回家的路上,没办法,初三升高中就是累,现在的政策又变得那么严厉,考上高中才有出路啊!她心里念叨着,一边触摸着书包上挂着的阿狸挂饰。

不远处的一个草丛里,蓦然出现一点火光。在沉静的夜色里突兀的出现几个红色的光点,伴随着那些眼睛一样的光点还升起袅袅青烟。走近了,蝶汐突然眉头一皱,一阵厌恶的味道冲进鼻孔。作为各种优秀的学生蝶汐,自然不会和眼前这群整天无所事事,自暴自弃的“废物学生”混在一起。

草丛里藏着三个女生,蒋丽,王琴和李鸥。她们三个嘴里都叼着一根烟,眯着眼深吸一口,然后对着天空吐出烟雾,一阵惬意的表情。

“看来又可以在孙老师那里表现一番了!”蝶汐想着,甚至已经“看到”那三个人站在办公室挨批的样子了。蝶汐转身,准备趁她们没有看到自己的时候离去,却不想踩到一根破木头。“咔嚓”声在夜空回荡,星星也闭上了眼睛。

“谁?”蒋丽一声大喝,掐灭烟头,一步跨出来。一看是蝶汐,她不禁怒火中烧:“你是不是又要去打小报告啊,我警告你,今天晚上的事情我不希望别人知道,你明白吗?”

“切,敢做不敢当,你就这样?”蝶汐丝毫不惧,毕竟她占着理。

听蝶汐这么说,蒋丽更生气了,她一个箭步到蝶汐身前,“啪啪啪”就是几个耳光:“还犟,信不信今天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蝶汐被打蒙了,回过神立刻转身就跑,蒋丽当然不能让蝶汐就这么跑了,要不然明天肯定有麻烦。她一把推在蝶汐的书包上,蝶汐脸朝地趴了下去,再也没了动静。这一幕被后面跟出来的两个人看到了,她们也都支持蒋丽的做法,毕竟打小报告的人是让人讨厌的。

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蝶汐爬起来,蒋丽怒冲冲的提起蝶汐的头发:“还装死是不是?我让你……”蒋丽的话说不下去了,因为她看到蝶汐的脸下面爬出一堆东西,在月光下那么刺眼那是鲜血,蝶汐的血……

贰、十年后,四月二十日

①回忆

那所学校校门口几年前开了一家小餐馆,门面不大,店里也只有店主和服务员两个人,大多数时候都没有什么人光临,只有嗡嗡打闹的苍蝇。

蒋丽坐在桌子前,嘴里念叨着:“她们俩咋还不来,都这么久了!服务员,再给我来一杯冰水!”

今天,是蒋丽,王琴,李鸥三个人一年一度聚会的日子,可是让蒋丽奇怪的是,本来约好九点见面可是都十一点了,那俩还没来。蒋丽又叫了一杯冰水,思绪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个晚上……

那天晚上她看到蝶汐身体下流淌的血,她知道自己杀了人,但是又害怕别人知道,所以对另外两个女生威胁一番,然后把蝶汐埋在校门不远处的一堆杂物里,企图掩盖罪证,她清楚的记得,蝶汐的右眼上方一根钉子没入,就是这根钉子,要了蝶汐的命……

“小姐,您的冰水。”服务员端着盘子走过来,放下盘子又走进了餐厅里间。蒋丽其实挺喜欢这里,因为这里有一种上世纪三十年代的风味,厚厚的印花台布,古老的墙壁,就是电灯都有一种特别古老的风格。墙上的发条时钟已经显示时间是十一点零九分了。蒋丽打着呵欠准备离开:“服务员!买单!”服务员拿着账本走进来,蒋丽的目光还盯着发条时钟的秒针。十,九,八……三,二,一。“铛铛铛铛……”时钟响了。怎么在十一点十分的时候响了呢?蒋丽还在呆滞中,却不想灯光一阵忽闪忽闪,店里陷入一阵黑暗……

②她们……

“对不起对不起,突然停电了。给,这是蜡烛,实在是不好意思。”服务员的声音透过黑暗传过来。一根蜡烛和一个打火机被塞到蒋丽手里。

“这两个垃圾,坑死我了,这么晚了还没来!”蒋丽骂着,接过蜡烛和打火机。

“丽丽,我不是在这里吗?”这是?王琴的声音!

“琴琴,怎么就你一个?”蒋丽也听出来那是王琴。

“这不还有我嘛,你怎么这样,都不鸟我!”李鸥的声音充斥着抱怨。

“你们,你们是啥时候来的?”蒋丽心里充满了疑问:“怎么现在才来啊!”

“我们刚来,十一点十分的时候来的!”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

这时候蒋丽点燃打火机,点燃蜡烛。她刚把蜡烛立在桌子上,就爆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她看到那两个女生的确来了,但是她们……

眼前的两个女生,王琴双手被绑在脑袋上方,胳膊上满是鲜血,她的眼球一只从眼眶里掉出来,吊在鼻子侧面,她的嘴里塞满了烟头,鲜血混合着口水从嘴里滴落,那只还好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蒋丽,似乎在说:“我来了你怎么不欢迎我啊!”另一边,李鸥是跪在椅子上的,她的双手合十,呈现出一种祈祷的样子,她的身体上全部都是一种血色的绳子,将她捆的牢牢实实,她的嘴里同样塞满烟头,含混不清的说:“丽丽啊,你当初杀了人为什么要牵扯我们两个人呢?蝶汐复仇啦,我们都被杀死为什么只有你还活着,这不公平啊!你来陪我们吧!”

“啊!!!”蝶汐尖叫着,慌乱中扑灭了蜡烛,小店又一次陷入了黑暗……

③骷髅头

不知过了多久,灯突然亮了。丽丽看着狼藉的桌子,蜡烛还倒在那里,蜡液已经流淌成好长一串,像极了眼泪一般。店里没人,服务员不见了,两个“姐妹”也不见了。后面的厨房里传来做菜的声响,这激发了蒋丽的好奇心,她缓缓站起来,向后面走过去。

当她看到一个佝偻的身影时,她猜测那应该是这家店的老板了,她拉过帘子想走进去,却被服务员拦住了:“这里不可以就入,你点的菜马上就到。”声音冷冰冰的,全然没有刚才的温驯与谦和。蒋丽点点头,又放下帘子准备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却不想刚放下帘子就又被拉开,那个服务员端着一份用银色的盖子盖起来的盘子递给蒋丽:“呐,你要的红烧狮子头。”看蒋丽接过盘子他也转身离去。

蒋丽茫然的端着盘子回到桌子前,放下盘子坐下,然后一只手揭开了盖子……

蓦地,灯光又熄灭了。突然的变故让蒋丽一声惊叫,然后手忙脚乱站起来,找到自己的包,朝着印象里的大门走过去。在她站起来的那一刻,灯又忽然亮了,伴随着灯光还有蒋丽一声比之前大了无数倍的惨叫,她看到,盘子里赫然放着一个骷髅头,那个骷髅头眼睛里还有鲜血爬出来,骷髅头的右眼上方还插着一根钉子,这是蝶汐的脑袋!!蒋丽怕了,她顾不上别的,立刻向大门飞奔过去。

④不是我

蒋丽刚转身,那个天花板上老旧的灯再一次失去了作用,黑暗中蒋丽走了几步便脚下一空掉到了一个坑里。她摸索着想爬出去,却是灯光又亮了。蒋丽看着自己掉下去的地方,里面空空如也,只是一个坑,长长的一个坑,类似于,埋棺材的坑!

不久,蒋丽从坑里爬出来。她面对的正是那个放着骷髅头的桌子。那个骷髅头已经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照片,蝶汐的照片……

蒋丽对着照片跪下去:“蝶汐,对不起,我,我不知道失手杀死了你,对不起,每年我们都来祭奠你,你就行行好放了我好不好……”是的,三个女生每年都在这天聚在这里都是因为祭奠一个人:蝶汐。

蒋丽还没从忏悔中走出来,便听到身后有响动。她转过头,登时眼睛瞪的老大:坑里突然多了一个人!穿着蒋丽初中时候的校服,手脚并用要爬出那个坑,它嘴里念叨着:“蒋丽,还我命来!我死的好冤啊,还我命来!”

蒋丽吓哭了:“不,不是我,我不是故意的!杀死你的不是我,是那颗钉子,是……呃啊!”话还没说完,蒋丽就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⑤真相

“呼呼,差点就露馅了!”李鸥拿着擀面杖,脸上一阵轻松。

“是啊,你还是别说了,诺……”王琴从坑里爬出来,朝后面努努嘴,李鸥也像是意识到什么,立刻打住并且转移了话题:“她不会就这么死了吧?”

“死了更好,这些年我们被她折磨的还少吗?她借着那件事敲诈我们的钱还少吗?这下好了,终于解脱了!装鬼可真累啊!”王琴伸了个懒腰。

“我帮你们完成了这一切,你们是不是也应该告诉我什么?”服务员从柜台后面走出来,他是蝶汐的弟弟,蝶永。之前的一切,都是他们在作祟,为了杀死杀人凶手蒋丽。

“还有什么可说的?杀人凶手不就在这里嘛”李鸥不以为然的说:“那啥,没啥事我们就走啦,最后再次感谢你!”说着拉起王琴就要离开。

“你们,才是杀人凶手!”后面走出一个佝偻的影子,声音嘶哑难听。那个影子走过来就揭开了头上的面纱。

“蝶汐!你,你不是应该死了吗?怎么会?”李鸥和王琴瞪大了眼睛。

“可惜啊,我的姐姐没有被钉子刺死,差点被火烧死!你们才是杀人凶手,如果不是你们,我姐姐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你们都该死!”蝶永怒吼着,抓起猜到冲向二人……

夜空里,星星闭上了眼睛,月亮也躲了起来,只因为,那两声惨叫混合着癫狂的大笑,太过悲伤……

叁、十年前,四月二十日

“我说,这么做不太好吧!”李鸥心虚的看着王琴倒腾。

“怕什么啊?人都死了,那些钱死人也用不上,再说蒋丽已经走了,人也是她杀死的和我们没有关系,你别墨迹了,快来啊!蝶汐的钱包里肯定有钱!”王琴兴奋的翻看着蝶汐的书包。

“啊!”李鸥突然尖叫起来。

“吼什么啊!吓死老娘了!”王琴手一哆嗦,蝶汐的阿狸手表掉在地上,上面的时间停留在了十一点十分,那个她“死去”的时间。

“我,我,她,她,她的眼皮跳了一下!”李鸥颤颤巍巍的说。

“什么?”这一下王琴也怕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我们把她烧了,就不会有后顾之忧了!”

“可是……”李鸥还在犹豫。

“人,是蒋丽杀死的。”王琴又一次提醒。

火光冲天而起,两个身影渐渐远去。躲在不远处的蒋丽笑了:“就靠这个秘密,也足够你们两个养我一辈子了。”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